頓悟華情已

關於部落格
心地含諸種 普雨悉皆萌 頓悟華情已 菩提果自成
  • 367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那一夜,秦淮河畔的寶珠光可鑑人---電影《金陵十三釵》觀後感

         縱然國難當頭,家破人亡,人性,始終存在。槍桿子面前,人命卑陋渺小的只在一眼瞬間。善與惡,不過是一抹光影,倏而即逝。所以,剩下十數人的部隊,軍人依舊勇往直前,何懼殲滅的威脅,克盡職守,即便需要以性命交換。手無寸鐵,事不干己的殯葬業者佯裝而成的牧師,亦能大義凜然,不負交託完成任務,絲毫不顧自己能否全身而退。殘暴成性的日軍已攻入教堂,臨入地窖一步,女學生在一彈指頃,選擇犧牲自己的安危,換取素昧平生的姐姐們不受屈辱。最動人的,莫過於交付自己前赴荒淫的宴會,留住少女的童貞與生命;哪怕是慣以肉體為業的女人,需要的想必不僅僅是衝動與哀憐可以形容的勇氣。我們稱之為,與樂和拔苦。更不能忘,所謂的十三釵,其實包含孤苦伶仃,只為忠牧師遺命的男孩。男扮女裝的男孩……這讓我想到,見護法師在開示最後回答的問題說到,天主教也有許多教義是符合禪機的。禪機並非微妙不可言喻的高深,難的是,如何在吃茶吃餅時,還能發揚古道。捨己為人的十三釵,下了最好的註解。
 
        只是,人性的貪婪也是片中一大弊病。縱觀古今,戰爭的起因,不外乎主權者一人的心理因素引起。一己之私,卻賠上萬萬人的性命,家園,甚至國土。日本侵華的燒殺擄掠,姦淫踐踏女人卻視為遊戲消遣的暴行。小蚊子自私的怯弱,地窖女人嘲諷國軍躲藏的戲謔,教堂主角酗酒後買春的陋習,書娟父親只為自己求安樂的卑微,教堂學生輕視後來成為救命恩人的流鶯。讓我們難以坐視這些醜惡。發現自己在某些時候,也擁有這樣的想法,只是以不同的行為呈現。
 
但,見護法師卻說:「你,願意給人一個機會嗎?也許,下一秒他就成了大善人。」我想,一般人做錯事時,無論大錯小過,總希望時光倒流。或不為人知,或再來一次,或瞞天過海,或不了了之。然而,對於他人的過失,我們往往得理不饒人,像握到頭獎彩卷般,緊緊不放,窮追猛打。換個角色想想,如果犯錯的是我們,是否也希望再來一次。再來一回,再來一刻,再來一天,再來一月,再來一年,再來一生……
 
生生世世,我們都不停在懊悔與愧疚;諷刺的是,懺悔的同時,似乎無法烙印在下一次犯錯的動機前。然而,三寶還是不曾拋棄我們。
 
念及至此,套上「若論世上刀兵劫,但聽夜半屠門聲」,日本殘忍對照女童純真,佛法也不這麼難以解釋了。因果,是生生世世輪迴的依據。跳脫一切世間有為的對待,是絕對的存在。
 
每每參加剃度典禮時,儀軌上,涅槃經云:「助人發菩提心者,許破五戒」。第一次看到時,不甚疑惑。難道,發菩提心一事功德,遠遠勝過持清淨戒的功德嗎?難道幫助別人發菩提心,就可以吃肉喝酒,肆無忌憚地玩樂嗎?觀賞了影片,讓我有了些些想法。菩薩,以利他為目的。中文是大道心眾生,發願度一切眾生至彼岸。因此,能如實利益眾生的行為,菩薩皆義無反顧地勇猛成就。最著名的,便是須彌山神化身提婆達多烘托世尊的證量,即使因為五無間罪墮至地獄,也無法阻礙他超然的發心。故在法華經授記品中,得授上記。以及觀音菩薩因初發心便退失菩提而感阿彌陀佛教化、舍利佛感天人化孝子乞雙眸試驗。佛法有三藏十二部,唯獨挑這麼一句來勉勵發心出家的佛子,不難看出發菩提心在修行路上的分量。臨剃刀時,剃度和尚亦以「假使熱鐵輪,在汝頂上旋,終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發菩提心」勉勵之。所以,發菩提心,可說是修行人第一要務。
 
無論出家在家,自利利他,修行,都不是簡單容易的事情。菩薩戒菩薩行是生生世世的行持,其中艱苦,並非三言兩語文字所能訴諸。故,發了菩提心後,就是落實的功夫。逆時遭人毀謗猜忌,順時留意傲慢貪功,但不管順逆皆是方便,都是我們修行忍字的好時機。遺教經云:「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能行忍者,乃可名為有力大人。」忍之於修行,可見一斑。片中秦淮河女人的慷慨赴義,忍辱負重,是不是我們所一直在努力的慈悲呢?
 
那,我們憑什麼以異樣眼光,藐視她們的佛性;只因為行為?
 
達摩祖師云:「不睹惡而生嫌,不觀善而勤措」。常不輕菩薩亦云:「我深敬汝等,不敢輕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薩道,當得作佛。」戰火連年的時代,貧窮困苦的家庭,卑微下賤的出身,都可能是造就秦淮河女人悲慘故事的因素。然而,捫心自問,我們不也在日常生活中,對於遜色我們的陌生人或朋友,投以輕蔑的行為,使用言語暴力傷害對方,不論有意無意。就像片中阻擋姐姐們使用廁所的學生們,因為認為自己潔白的身心,遠高於出賣肉體的流鶯。
 
千年暗室,一燈即破。相信學生們始料未及,自性的光輝,最後成了自己的救命因緣。來自不同時空背景的兩群人,同處異地互相扶持,終究戰勝了歧視。也為對方拋下成見,捐獻了清白和生命。祖師云:「只貴汝知見,不貴汝行履」,曾誤入歹途的姐姐們,因為惻隱之心使然,發心成就女孩可貴生命的完整性,奉獻了自己。那一刻,歷史為之動容,觀者無不感念。沒有人會在意苛責她們的出身或過去,她們拯救了學生,也拯救了自己。「一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縱然要面對未知可怕的日軍;犧牲自己的壯舉,亦顯得光彩奪目,巍峨朗耀。
 
壇經云:「平等性智心無病」。習以自我主觀判別所見所聞的我們,一見到自己定義的善惡時,便大肆評斷。或撻伐或爭論,於外境別生知見,卻不曾好好內觀自己。淨業障經云:「身自持戒。見犯戒者而生輕慢。說其過惡令他聞之生不恭敬,以不恭敬故墮於惡趣。」清淨之人尚無立場指責他人過失,試問自己,三業清淨否?身心不動否?更遑論仍為一介凡夫的自己,有何德行決定他人的佛性高下呢?任何眾生的佛性都不能被汙衊,何況,佛性是無法量化的。
 
大覺堂上:「偏界不曾藏,野馬微塵,到處當存真佛想」。
 
您,平等視眾生了嗎?


PS:
因為版主沒看過此部電影,不太清楚其中內容,各位大大若欲知曉電影劇情請自行谷歌一下喔!~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