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華情已
關於部落格
心地含諸種 普雨悉皆萌 頓悟華情已 菩提果自成
  • 372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願菩薩 菩薩願~~ 菩薩戒受戒心得-鄧傳珞

各位讀者,看到這裡,請您一定不要美麗的誤會,誤會我是一個善根深厚的年輕人,不,我擺明的不是!從接觸山上開始,已經傳授過不只一次菩薩戒,還有燃燈供佛機會,但是我錯過了一 個 又 一 個。曾經有一年,正當山上在傳戒時,我人就在那裏,但我卻不覺得和自己有什麼關聯。你可能會好奇,後來,是什麼讓我改變了?

        對於身在佛教家庭與在精舍長大,甚至就住在精舍隔壁的我,曾經覺得佛法是垂手可得的事情。想起來真是可笑,連第一次參加小星辰,都得要師父連哄帶騙的才把我拉上山,然後,我才剛報到完,看到隊輔師竟然要到光明台前跳營歌,我就拉著行李和師父大喊著”我要回家!“

然而,事情到了我離開家裡到外地讀書的那年,開始有了改變。雖然很幸運的是,那時在學校隔壁的城市,剛好即將要成立一家新的分院,讓我不致於距離精舍太遠,但是這次,就不是隔壁一扇門那樣的接近了。我必須得承認,在它還尚在施工的階段,我就默默地開了近半小時的高速高路去偷看了幾次。好不容易盼到了它成立,我不敢錯過新開班的禪修班、我不敢錯過法會、我也不想錯過擔任兒童禪修班的小老師。

兩年後,因為轉學的關係,我終於到了一個完全沒有精舍的地方。就這樣又兩年的時間,我失去了精舍遮蔽的羽翼。雖然,不論身處何地,佛法從沒有離開我的心中一天,不過這種孤軍奮戰的滋味,是那個曾經會瞥著頭對師父說”我再考慮看看”的我,從來沒有預想到過的。

書架上我自己擺設的小佛龕與一尊童子普賢便成了我的唯一依靠,每當我感到很困難的時候,我就只能跪在祂前面說出我的所有心裡話。當時我有一個室友,她的媽媽會定期去里仁上佛學課,她雖稱不上是佛教徒,卻也聽媽媽的話念幾句佛號,所以他對我的種種行為都是很包容的,例如:在家裡點香,吃素(我們常常一起煮飯吃)不殺蟑螂,在門上貼佛號,用喇叭大聲放各種咒語,等等。每次她媽媽打電話來問她:有沒有乖乖念六字大明咒?她總是會說: "有啦,我室友早上都會放大悲咒給我聽啦(其實那是藥師咒)",後來我才發現,原來什麼咒在她聽起來都是大悲咒。就這樣,儘管我只是一個虛有其表,做做樣子的佛教徒,我這些放肆的舉動因為她的寬宏大量,在朋友造訪我們家時就一覽無遺了。而他們多半是對佛法一知半解的,所以他們將我的行徑美稱為"虔誠"

有一天,大夥兒聚在我家聊天,其中有一個人好奇問我,"為什麼你要吃素?"每次我遇到這個問題時,都會嚐試用比較世俗的說法來解釋,因為我不確定每個人的接受程度到哪裡。我說:"撇開宗教的因素,我個人很喜歡動物,所以不忍心吃牠們。"沒想到,她聽完了說:"其實我覺得吃素很好,只是很難戒口,一直沒辦法做到。"旁邊有一個人聽了就對她說:"幹嘛勉強自己,有時候沒煮肉也算是吃一餐素,隨緣啦!"我沒有答話,只是苦笑,我知道,這種場合,多說了,反而會結惡緣。他們離開後,我心裡一直好難過,我反覆想,要是當時只有她和我單獨兩個人,是不是我可以和她說更多吃素的好?是不是我可以勸她發心吃素?那晚上,我又只能對著普賢菩薩說話了。我點了盞燈,跪在祂前面,懺悔自己沒有修行,沒有力量可以幫助別人,願菩薩加持,加持她有一天能真的做到,然後說著說著,我就流下了淚…….

 

          就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過去我因無明造作種種惡業時,菩薩一定也是這樣心痛地默默在流淚,祂從來沒有捨棄我,是我自己愚痴看不見。

 

後來,我照樣虔誠地為她點燈,沒想到,就一個星期過後,在一次煮菜聚會裡,我正好奇怎麼今天意外的素菜比以往多,她笑笑著看著我說:我吃素了!

這件事情給我無比的信心,也堅定了我要受菩薩戒的心願。

 

也許你會說,受戒只是一個儀式,想要成為好人,不一定要去受戒,不一定要點戒疤。這五天實際的體驗,讓我可以堅定的說,作為一個菩薩,哪怕只是凡夫上的菩薩,也"一定要去受戒"!

以往和媽媽去受戒,因為我們是母女的關係,常常會被安在鄰單,我都非常介意她會不小心和我說話,我認為一定要堅守禁語,才能得上上品戒。於是這次安單時,我心裡就不斷打妄想,希望媽媽不要再做我的鄰單。果然,如我的願,我們分個東西兩單。我有一點竊喜,想說我終於如願以償了!

        到了搭幔衣的那支香,很久沒搭幔衣的我,看著反方向的螢幕,實在有點搞不清楚哪邊是披哪邊,哪邊從哪裡折回去,又很緊張一定要在這支香裡學會如何搭幔衣。我看看我左邊的會搭衣師兄,他老早就搭好衣雙手結印直挺挺的站在那裏,礙於禁語的關係,她並不打算開口教我。同時,我看到前面有一位師兄,很小聲地開始教她鄰單的同學如何搭衣、收衣,一次又一次直到那個人會為止。我在後面也因為她的解說,終於學會了。那天,我有了一種新的思考,我發現從前自己就像那個嚴守禁語的人,認為自己不說話是很有修行的行為,但是真正的菩薩,是不會以自己的利益為出發點的。而開口說話的那位師兄,我想,她當下想的一定不是自己是否能得上上品戒,她在的是乎別人需要什麼,這才是一個求授菩薩戒的人應有的心態。回寮後,很多老菩薩還在摸索如何搭衣,我便比手畫腳地教她們,必要時我也會以不干擾別人為原則,小聲的說話。沒料想到,這次受戒,是我受戒以來,說最多話的一次,卻也是最法喜的一次!

住持法師曾經說過,持午的意義,在於降伏自己貪吃的慾望,餓肚子本身並不會使你有功德。同理,只是"不發出聲音",哪裡有什麼功德,禁語的意義在於不要造口業,我卻將它錯用了成貢高我慢的工具。從此之後,我還是會按照規定禁語,只是不敢再有一點點的我慢心了。

        接著,我要感恩三位和尚慈悲的開示與不厭其煩的提醒。三位和尚年事已高,卻還是一心繫念著眾生,為我們受戒,為我們不辭辛勞地上堂說法。還記得真華長老在授幽冥戒的那天,最後的祝願他老人家說:"恭喜你們受戒了,要發菩提心,將來成就了,要回來娑婆世界度眾生!"我眼眶的淚水瞬間積聚了起來

大德們的心願,都是為了眾生,修行了一輩子,還是為了眾生,念念都不捨一眾生。透過聽法的過程,也才曉得自己要學的還很多,自己知道的還很少。

受戒中,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燃香供佛。說到這個燃香供佛,我個人覺得非常的有意義。我自己嘴巴常常說眾生苦、眾生苦,到底我知道眾生有多苦嗎?當那三個香珠燒到我手臂的那一剎那,我心裡才真正升起一個前所未有的大懺悔心。但是,單單是這種燒灼的感覺,也不過是眾生苦的幾百萬之一吧!點戒疤不是一種流行,是因為這種感覺別人無法替你感受,所以你得自己去經歷。

          我好感謝中台山保留了這項傳承,五天的戒期中,我們對著菩薩來發願,對著自己來發願。這個戒疤是對自己與眾生的一種承諾,一種求受菩薩戒的堅定心念。

五天後,看到在壇場外迎接我們的護戒的師兄們,心裡好感動。感激他們犧牲自己受戒的機會,來圓滿我們。每天早上四點多,看到法師和義工菩薩推出熱騰騰的早齋,心裡好感恩。

我知道這五天不是一種感動的體驗,是發願要做一個菩薩的開始,但卻非常重要。短短的五天戒期,所有一切都是我可以學習的!學習怎麼適應道場兩千人一起受戒的生活,學習降伏自己的習氣,學習別人的心量,學習他人的慈悲。

最後,祈願自己能真實地發起菩提心,不退轉。也再次謝謝所有具足的因緣,讓我能夠圓滿受戒,我知道自己能利益眾生的實在太少了,只能以此受戒功德來報答佛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