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地含諸種 普雨悉皆萌 頓悟華情已 菩提果自成
  • 38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民國百年求受菩薩戒雜記

直到這次之前心中的感覺,都只是停在:反正就是受了菩薩戒,然後每個月就行禮如儀的,要每半個月誦戒一次藉以提醒自己那些戒己經荒廢了(例如於六齌日過午不食戒),要趕快把心提起來。但總是悠悠忽忽的不是很上道。

這次傳悲報名參加求受菩薩戒原本也不抱希望,因為屬增益戒。由於求戒者人數眾多故顯得僧多粥少,很多求受增益戒者都中箭落馬;但精舍師父在一次共修法會完了時告訴傳悲,你菩薩戒的報名表通過了,傳悲這才覺得真是幸運,由於這次要求戒的海內外戒子人數超過太多,聽說篩選過半,僅能錄取不到二千名戒子,所以實在非常幸運。

報名當天到了現場,進了壇場聽到開堂和尚佈達了一些訊息才了解,果真是不容易,若不是前世修了某些福報,這次要求受戒可能真的没那麼簡單;因為由世界各國回來的戒子太多了,聽普廣精舍師兄說僅香港回來求受戒及謢戒人員就有一百五十人之多。這真讓傳悲感到汗顏,人家是千里迢迢飄洋過海才能受戒,而我們僅花三個小時時程都覺得太遠,不知這要怎麼比?

受戒時分配到普賢寮,已是山上五星級的寮房了。但這次戒子眾多所以幾乎每個寮房都住滿了人;我們這寮房也不例外,住了5個人,其中有一位師兄還是香港普廣精舍來的;五個人共用一個架房!由於架房數量與人數匹配不太平衡(公共架房需要由二樓走到普賢寮門外才有),所以必須各顯神通想辦法解決。

傳悲就想那要先調節生理時鐘的節奏,早上一早上架房的習慣要先調整,不然其它師兄就不用洗了。所以首要之務就要先調節飲食減少排放量,同時將時間調到晚課前及藥石後,只要不用藥石那時間就有了,果然有效。

但於第二天早上觀察發覺,其實師兄弟們也都滿慈悲的,因為大家也體認到架房稀有反而互相禮讓。一大早起床就看師兄們各自抱著臉盆往外跑,都到公共盥洗區盥洗去了。這著實令傳悲感動(這種禮讓現象在世間已非常罕見),真不簡單同寮師兄能如此互相體諒,真不愧是求受菩薩戒的戒子。

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了,受戒期間聽了得戒和尚、羯磨和尚及教授和尚開示,幾乎都圍繞著要發菩提心,要長養慈悲心的核心本質。而慈悲心是什麼?要上求佛道下化眾生,那又是這麼一回事?

或許用羯磨和尚所開示的比較淺顯易懂,那就是三好,那三好?

作善事(身清淨),說好話(口清淨),存好心(意清淨);傳悲認為或許可以世間法所說的三好一公道帶入作概略的說明,三師和尚所開示者應是包含了三好一平等;所以傳悲試著以反省的心境去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真有符合上面的原則嗎?什麼原則,也就是利益他人的原則,我一日之內有以利益他人的心念去優先謢念別的師兄或任何一個眾生嗎?尤其在自己的利益與他人利益,在同一當下有衝突而且需要作出決定時,那個當下你是選擇自己的利益優先或是選擇先利益其它人或其它眾生?

當自己黙然獨處時,捫心自問,果然一天下來白子下輸了黑子,只見黑子一大片,而白子寥寥無幾,真是慚愧。(本想買包黑豆及圍棋白子即可,目前看來是要買包黑芝麻了……

就在一敗塗地的時候機會終於來了,由於傳悲座位位於排末第三位,所以被指派去幫全排師兄在燃香供佛時貼瓜皮;當下傳悲也全心全意在學如何控制瓜皮的間隔,以便下位師兄將香柱定位。若作的正確則可以減少燃香時的灼熱感,也可以令燃香供佛師兄們的手臂可以早些恢復原狀,減少痛苦。因此傳悲覺得這是一個没有自利或利他相矛盾的境界,應該是一個全然利他的境界。這次絶對可以得到一顆白子。

當佛號一起也就是行動開始了,我和另二位師兄即刻就位,同時以非常迅速的動作完成了全排師兄的瓜皮定位及香柱安置。回到自己的拜墊位置,信心滿滿的想這次總該無失誤了吧,總算贏得一顆白子了吧。

由於我和另兩位師兄是排尾,己没有人可以幫我們安排瓜皮及香柱事宜了;此時只見引禮師父走向我們,同時幫我們安置瓜皮及香柱。當安置完時,傳悲一看才想到完了大勢己去,傳悲又敗了一次;這又是怎麼回事?

原來傳悲仔細一看引禮師父幫我們所安置的瓜皮及香柱,真是天衣無縫,恰到好處。只見瓜皮之間隔僅容得一香柱(香柱脚不大約比芝麻大些),不會產生太大的間隔。如此當香一燃著時香柱脚的熱會被瓜皮迅速吸收,因而手臂灼熱的感會減到最少,而痛苦也會達到最小。

觀察引禮師父的年紀應該比傳悲小上三十歲以上,但師父為什麼會作到這麼精細?觀察這麼入微?是怎麼作到的?

當傳悲在香柱燃著時,由香柱底端傳來的灼熱感,才令傳悲真正體悟到師父為何可以作到這些?此時傳悲只覺淚水在眼框打轉。因為師父是把我們這些戒子的手臂當成自己的手臂看待,當然會非常小心的對待。而我們不過是趕著把工作在時間內完成罷了(那瓜皮與瓜皮之間隔是有成形,但間距簡直可以容下一顆黃豆了),那有什麼功德可言?此時只能心中直呼蒼天蒼天,也只能祈求佛菩薩保佑我們這一排師兄們的手臂會出現完美的戒疤。這次又是滿盤皆輸。

隔日就要正授菩薩戒了,一大早就覺得肚子不舒服,想昨日已照時程作了該作的事也作了該作的動作,怎麼又有了。但想晚來不如早來,乘現在用完早齋還有時間先解決掉才是上策,果然一泄千里,這下總該清爽了吧,應該不會再有罣礙了。心中總算放下一塊大石,因為傳悲聽師父說過,有出家戒子等了三年就在正授時錯過了,只好重來。

聽著總引禮師父說「引請開堂和尚」,開堂和尚入壇也開始灑浄了。灑淨儀式中突然覺得肚子一陣絞痛,心想不妙該不會有第二次空襲吧。但真是痛,此時不知是要放棄或者堅持下去。若堅持下去,依往例在二十分鐘內必須去解決,否則下場堪慮。真是令人難以決定。

接著突然又是一陣,簡直要守不住了,此時全身毛孔張開,冷汗直流,人已有些暈眩。眼看大勢已去,似乎只能棄械投降。但傳悲心中甚為堅持,此時只有向佛菩薩發願,但願此次能正授菩薩戒,若能持受傳悲將生生世世持守此戒。願佛菩薩成全。

此念一起才不久,只聽到得戒和尚已開始傳授菩薩戒儀式。真是靈感,忽然間,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切都正常了,不痛了。

但傳悲心中仍然有疑慮,當真没事了嗎?不錯,直到正授完了用完午齋一直都没事。但等到傳悲走出戒壇到了普賢寮門外發覺這絞痛又上來了。這次是來真的,傳悲此時只得趕快解衣收衣,匆匆進入架房,哇是又是一次大排洪(真不知是怎麼造出來的,昨晚我也是持齋啊!)。真是奇妙,由開始發作到現在已超過四小時了。竟然能安然渡過,只能感恩得戒和尚、羯磨和尚及教授和尚的慈悲了。

也這樣經由差一點就無法正授到一心想求受這種心境歷程才真正有些體會到,總引禮師父所說的要以殷切心來求受菩薩戒,如此才有真正的功德。



後記

在正受菩薩戒的前一天晚上是傳授幽冥戒,在迎請三師和尚念佛號時傳悲眼裡出現了三個清晰畫面如下,只是不知代表何種意義,僅留存參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