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華情已
關於部落格
心地含諸種 普雨悉皆萌 頓悟華情已 菩提果自成
  • 372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禪七瑣記 ---陳 傳悲

     因為臨上山前我家財副告訴我存摺內存款不足,若有問題會出狀況。當時心想也没有什麼妙方,暫時放下吧,都已經要上山打七了還煩這些?!下山再說吧。

第一天打七前三支香,明明就告訴自己要放下,但是滿腦袋的妄想(當然都是繞著財務問題)如土石流般滾滾而來,擋都擋不住,本來是用觀息,但一下就潰不成軍。

算了吧!用最根本的數息吧,重新來過。哇!竟然連數息都不管用。這下槽了,如果這樣下去不僅辜負了師父的期望,同時糟蹋了內外護的大眾法師及師兄們,這事情就不太好了。心中雖然這麼想。但仍然無法控制家裡養的那條牛,簡直是束手無策。就暫時由牠去吧!

到了下午第1支香也就是當天第5支香,一上座當然還是由那條蠻牛控制全局。無計可施。忽然心中想到在前年護七的一位傳信師兄,當時一齊到安全組出坡,還蠻談得來,但就在那年夏天他就因口腔癌往生了,真快。此時想到傳悲已年過花甲,若照掌紋判斷大約只能活到72歲,屈指一算還剩不到10年,這下總算把我家那一條蠻牛給嚇住了,不再那麼使蠻勁了。總算安住下來,真是謝天謝地。

就剛調好,就聽維那師父一壓引磬再敲二下,張眼一看,哇!老和尚吔。頓時心中變得萬里晴空。

那一支香,老和尚大致開示的是打禪七跟受戒有何關係。顯然有人質疑既是打禪七,那又為何要受什麼八關齋戒,這跟參禪打坐又有何關係?

老和尚就從戒如何生定,定又如何發慧,說明戒與禪七之間的重要性。說著說著不知怎又開示到對名利的看法,其中說到出家法師對名利供養要看破、看透及看空,但在家居士對名利要看淡、看清及看開,這一下令傳悲覺得我就是當機眾之一,真是的都已經在禪堂了還再想那些無法觸及的事,還背著不肯放下,太累了吧!果然我家那條牛聽了也感同身受不再無厘頭了。往下還真的平靜不少,總算可以用得上功了。真是感恩老和尚及時來這麼一講。

真快,第一天就這麼不知不覺過了,也没什麼腿痛、腿酸、腿麻等令人痛不欲生的過程,所以也没什機會可以真正大徹大悟了。

 

到了晚上就寢後也就相安無事,但到半夜三點半中忽然醒來,上了一下架房,回卧舖時心中忽然想看看手機是否有任何訊息(顯然還是放不下,同時當初跟同仁說是要作全身檢查,所以不能用手機,只能用簡訊),打開手機果然有二則訊息,其一就是財副來訊報告,薪資已發放無誤,同時存摺中尚存若干云云,還奉上一個微笑的圖案,簡直出乎我意料之外,這實在是傑克的魔豆太神奇了。所以未來心不可得,算了,人算不如天算,你就好好打七吧。~什麼!打開手機看簡訊嗎?這是錯誤示範喔!好孩子不可以學喔!

第二天就在思維,住持和尚每次禪七所必談的幾個問題:

1.      世尊在菩提樹下思惟,於上半夜悟到四聖諦,中半夜悟十二因緣,到下半夜目睹明星就悟到無上正等正覺,你們現在悟到了嗎?

2.      剛才請大眾喝茶,請問喝茶的人是誰?

3.      趙州老人在他15歲就已開悟,到了85歲才建立道場接引眾生,這其間花了70年時間到各處參訪在修證下功夫,他老人家引眾的方式很特別,就是請來問道者吃茶。

如其中所提,有一次趙州老人在堂上坐著接引學人。有一學人頂禮後直問道意。趙州老人就問,您來過了没?

對曰没來過,第一次來。

趙州老人就說吃茶去,那學人也只好摸摸頭吃茶去了。

下一位也是行禮如儀後提問。

相同的趙州和尚也問,您來過了嗎?

對曰:來過了。

和尚說你也吃茶去。

這時在一旁的菀主就心中起了個大疑問,初次來請吃茶也就罷了,已經來過了也請吃茶,這又是什麼一個觧答。

所以就向和尚請法。

此時老和尚就說了,菀主你也吃茶去。

就這一下,菀主忽然心中大悟,吃茶不是重要標的反而是間接標的。

此時吃不吃茶已無關緊要了,但你們悟了没?。

但這些問題之間究竟存在些什麼相同的關聯性,一定有某些值得探討的東西。

雖然是老生常談但仍找不到頭緒,只好先放下了,趕緊用功。

第二天下午是住持和尚開示,以往看到住持和尚開示就心裡一沉,完了這下非得3支香才有機會下座,皮繃緊些要有心裡準備了,抗戰開始了。

但這一次不知為什麼,就是不會有壓力,不會抗拒,覺得順理成章的接受了,而且這一次住持和尚開示真的是勢如破竹,同時是步步緊迫釘人,没讓你有時間偷閒,有如劈甘蔗一般,由上直下到底没有間斷,没有夾雜,絲絲緊扣,一氣呵成,讓你没有時間喘氣,没時間打妄想,所以一下子開示完了,狂心頓歇,歇即菩提。這才感覺完了,我的腿怎麼已不是我所有,剛才這3支香是怎麼坐過來的,自己都有些懷疑。

之後在坐香期間也自己思考,究竟前面這些公案到底是要提示些什麼?

忽然,想到每天早課前師父都會誦一段楞嚴咒前文,其中提到舜若多性可銷亡,爍加羅心不動轉。顯然如首楞嚴經所提及,有一動跟一不動者。所以聯想到那不跟相對運動現象有些類似?

相對運動有些現象,比如當一物移動,一觀測者不動時則可測出該移動物在移動的現象。就如當我們上山搭大白牛車時到清水休息站休息,此時這些車子是整排排列,其中間隙非常小,僅容一人出入。

上完架房上車坐定,可能看到隔壁車師兄也上車入坐了。忽然對方車子開動了,你可以確定我們的車没有動。這是你眼睛告訴你的,還是另有一個你在通知你,他們動了,我們没動?是誰令你知曉這個動態?顯然有一個没有動的人在告訴你這個消息。或許你會認為是我的眼睛告訴我。

那我們再看另一種狀態,當兩車同時等速後退時,第一時間你眼睛會告訴你車子没動;但下一時間,却有一個聲音告訴你車子在動。此時你會將眼睛移開再看其它目標,再確定果然車子在動。在這個現象裡眼睛顯然没有作用,没有作出正確的判斷,因為眼睛也在跟著移動,連身體與車子都整個移動了,那到底是誰在給你訊息,告訴你車子在動。根據前面的物理現象原理,顯然有一個没有動的東西才能測知車子在動。

由此推論,那憍陳如尊者所說的客塵現象就是一種世間運作的現象。再引申前面住持和尚所提到那三個問題,顯然可以明瞭,只要找出一個不動者,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先看第1個,世尊夜睹明星,雖然是下半夜,此時星空仍然甚暗,否則也看不到明星了,同時此時的明星也必然在閃爍發光,是屬於動的一方,那相對的世尊必然有一個不動的東西在告訴他,星星在閃爍,在天上掛著。那不動的顯然是世尊那如如不動的能知能覺的心。此無它物。

或許你會說那這有何稀奇,每個人都會有啊,能知能覺,没有豈不如死人一樣。不錯,所以世尊才會說,奇哉!奇哉!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而不證得。對啊!我們每天在用它但不知它是如何作用。

再看第2個,當住持和尚說請大眾喝茶,只見坐上每人都拿起桌上茶杯喝茶,請看在一旁的監香法師及義工們有誰喝茶?顯然没有,只有參加禪七者喝茶,所以住持和尚問道請問誰在喝茶?大眾不免心中納悶,當然是我在喝茶,當然喝不喝茶已無關緊要,反而是誰在喝茶是重要標的,當然是我們那能知覺的心在通知我們喝茶。而法師及義工們也知道不是請他們喝茶。

次看第3個,當菀主一聽菀主你也吃茶去,一下就明瞭了,顯然他也了解那覺知的心是不動的。

甚至以前常聽老和尚、住持和尚或主持法師在堂上說師父說法,大眾聽法那一念心就是菩提心。當時也是一頭霧水。現在有些知覺,師父說法是動的那方,大眾聽法是靜的這方,但還要把動靜二相作到了不可得處就是聽法那一念心。

另外,就會想到,當真這能知能覺的心真是不生不滅嗎?或許無法證明,但可推導。

先說不滅,若我們這個能知能覺的心是會斷滅的,那我們在祭祖或逄年過節拜祖先,以外表上看只是對空上香,對牌位或墳前上香,若先人因無形象就已無覺知的心,那我們的動作豈不有點好笑,好像儍子作没有意義的動作?

顯然不是,雖然看不到,却仍然可以感覺得到祖先覺知的存在。所以覺性是不滅的。

再看,不生,不生即是不是由無中產生的,不是由上帝創造出來的,也不是由父母所生而給你的,如何得知?君不見,凡人後天學習必須一段時間,至少要長於3-5分鐘,所謂3-5分是人缺氧時最長可忍受時間,若超過則腦中缺氧會造成腦死。而觀察人自出生以來各種學習速率,比如拿碗、拿筷子、湯匙或持刀义等都須超過上述時間。

但觀察嬰兒出生時,只見產科大夫,一把將嬰兒雙脚握住,脚在上頭在下,在嬰兒屁股一巴掌打下去,不能太小也不用太大,約在嬰兒有痛覺的程度即可。

此時嬰兒有痛覺故哇哇大哭,將胸中氣體吐出,吐完了只能再將氣吸入,就這樣完成呼吸這一課,短於3。5分,因此就不會腦死了,人種才能傳到現在。

再看餓了、渴了還是依靠這念覺性,餓覺、渴覺。吃完了消化完了要排尿、排便,也是要排的覺性,所以所有行為無法離覺性而運作,故大乘起信論誦中也提到,法性真如海,無量功德蔵。真的是如此。

也才瞭解以前有位祖師大德,在一次學人問道當中問何者是道?他說:吃喝拉撒睡。這不是日用平常嗎,真的這就是道?真的這五件事那一件不是跟覺性有密切關聯。

既然已知這覺性是如此珍貴,而且是貴中之貴,每個人都有且都一樣。所以我們每個人都非常富有,只是還没將自家中珍寶挖出來好好讓它放光。

然而何者又是一念不生,隨順覺性。一念不生就是,不要有妄想、昏沉、無聊、無記,同時要以貪、嗔、痴、慢、疑、邪見、殺、盜、淫、妄、酒來檢測若無則所住該念是為一念不生處,再隨順你能知能覺這念心,這樣持續下去就可以達到佛的境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